FC2ブログ
花店的後花園

 帝劇花店・後花園バージョン。
 宝塚歌劇、サクラ大戦、遙か、声優、BJD人形。

    本Blog一切内容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当ブログ内に掲載されているすべての内容の無断転載、転用を禁止します。
個人Data

花

Author:花
本店店長です。よろしくッ!

友BLOG募集中(Click!)
→雑談・魚・萌えモエ用スレ



よし玉


雄兔脚撲朔 雌兔眼迷離
双兔傍地走 安能辨我是雄雌



訪客数

同じIPの連続Hitならカンウトされてないよ



迷惑していますっ!

    「このブログ、読めないのよ?!
    どうして漢字イッパイなの?」
    こんな疑問を持っていますか、お客様。

    時々日本語も使っていますが、
    当ブログは中国語メインですので、
    大変ご迷惑を掛けまして
    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m(_ _)m



最近訪客留言



最近的内容



日暦

02 | 2009/03 |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按月査看



全部記事標題LIST

LIST ALL TITLES



内容分類



分類説明

  • Whatever: 日常生活
  • A'Live: 生活見聞
  • Sakura: サクラ大戦・櫻大戦
  • Takarazuka: 宝塚歌劇団
  • Haruka: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
  • Musou: 三国無双・戦国無双
  • Naozumi: 高橋直純
  • Akira: 石田彰
  • Seiyu: 声優
  • Dolls: BJD人形
  • Photographie: 風景写真
  • Pet-Marutama: ↑那隻長耳家伙



東張西望



花店文化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星組観劇している。

現在、2009年3月29日。東京宝塚劇場に座っていて、「ア ビアント」の開演を待っています。
千秋楽ではないけど、私にとって、トウコさんの最後の宝塚公演です。寂しいですが、悔いはありません。トウコさんは最高ですからね。今日のお席は2列通路側ですから、この後のショーにはトウコさんが近く通りますいまドキドキしてま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雪組・風の錦絵観劇

超感動しました(≧ω≦)
久々の宝塚生観劇は本当に最高でした!

于是現在又坐在大劇場外面發花痴了(笑)。這次雪組物出乎意料(唔…)地好看之前越是不期待就会越感動麼…剛才入場前銭還給我打了予防針的,説這次雪組物很不錯,結果我居然還以為説之前日本下過雪…

水5那一群五顔六色的流氓出場時我就涙流満面了,到姐姐的那几場更是拿着手絹不放了w 這个show真是很好看説…ああ想到那一群小和尚的大腿舞就想笑

缺点就是太短了||||

挿花:今天又被当成下級生了(笑)因為我好像不慎跟着一个生徒従半路一直走到了劇場…一邊走還一邊想:怪了,看我作什麼…

好了該入場看劇了…。

夜行バスはやはり懐かしい。

いま大阪行き夜行バスの二階座席で座っていて、携帯でブログしてる。

果然現在還是没什麼真實感説(笑)。不過確實太快了,一下子便花謝又花開,人生其實也是轉瞬即去的東西。這様子用手機写blog,譲我覚得就像是従去年今日穿越了時間到現在一様。

不…還是有些不一様的。比如説雖説還是同様的手機,却不是借来的,而是自己的手機了;不過,里面的USIM却還是借来的(笑),因此這几天可以感受一下用P905i拍照的感覚…因為USIM被拿給我的小白,P-chan就完全成了偽装相機了( ̄~ ̄)ξ
向着姐姐們出發~

さくら、また咲いた。

けれど、浪漫堂はもうないの。

今年的日程与去年十分相似,樱花昨天开了,我再过两个多小时出发。本来无意再看樱花,因为想把唯一的记忆珍藏起来,可是或许真的跟樱花有缘分吧。。。。即使现在,横山姐姐那时候的泪眼和哽咽的歌声都让我无法忘记。一幕一幕记忆犹新,套一句老套的话来说,一切就像是昨天。

樱花昨天开了,今天,明天,樱花会继续开放,直到凋零。可是对我来说,有些樱花,永远开在心里,总是那么美。

我想我肯定又会跑去池袋浪漫堂原址那里徘徊一会儿吧,我真傻,真的[笑]。

リアルな感じはまだ…。

うむ、こういうこそ「夢の中へ」。(おい

最近有把以前的爱听歌翻出来听,果然还是会很喜欢,我这种人就是喜新不厌旧,结果越来越花心[汗]。当年超喜欢的那首《彼氏と彼女の事情》主題歌♪「夢の中へ」,即使是鈴木千尋君也唱得相当不错(这是啥意思....)嗯嗯,总之会唱歌且唱得好听的男声优真是不多啊~

昨天终于拿到了拍的三张票,过程和花销都贵得心疼肉痛,不过,总算拿到了。就好像,拼命之后,能看到梦的实现,这其实已经是相当幸运的事情了。因为有好多的努力,会变成一阵烟云,散去之后什么也没留下呢。
把三张一张比一张贵的票放进トウ子さん的特别票夹(其实就是变形缩小版文件夹。。)中,完全找不到真实感,或许还是得走进剧场的那一刻,才能体会到这种来之不易的幸福吧。
みず、お姉さま、トウ子さん…すぐに会いにいくよ。
ご観劇。
温泉へ。
焼き肉。
お花見。
どちらも素敵な休日マークが付いてるわ!TOT

あの頃の夢が…!

一瞬の火花だけど、これは…じゃないか!っと、すごく嬉しくなってたの。

大晚上的跟某mm跑去家附近公园散步,然后在公园里的playground玩了好久。荡秋千,滑滑梯(?),爬铁栏杆然后坐在很高的栏杆上聊天。虽然是小几岁的mm,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应了巨蟹双鱼100%速配的道理,很合得来,能一起买菜做饭能一起家里家外玩。
回来之后很是开心,加之今天才鼓起勇气看了一下京都6的娃,ALLCLEAR! 一个也没有中招XD 虽说本来这次也不打算去参加DP,只是要专心观星(喂),不过如果真的被哪个惚了也还是会改机票的吧— —|||||
。。。。嗯,接段首,就打算给穿了同一身衣服长达一年半的NAO换一身一年前买回来的学兰服。本来想给他穿16那身,不过还是觉得四郎那身金色扣子的更适合NAO的风格≧ω≦(换上之后也确实证实了这一点)。


买回来一年了才拆封-_____,- 我的仓鼠习性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了|||||(更别说还有大量放了一年乃至几年还没拆封的东西呢。。orz)
嗯嗯,依然是没有搭背景大半夜的一时兴起拍照最后还没有PS的东西。。。。囧

店头买的东西会加一个贴纸标签表示已经付款,好怀念


美好的无接缝真实系袜子。何况还是足球袜!让人觉得超级无法抵抗.....。


拉链也好。。
[継続下文↓]

お花見!お花見!お星見!お星見!(あれ?

今回の旅は、「星見ノ旅」と名付けたw

上次是“桜前線之旅”,这次是“観星之旅”★^O^☆
意如其名:观星组剧之旅(喂)
虽然没有上次那么长,只有短短数日,但是我觉得这反而很符合“观星”的主题:虽然只有一瞬的光芒,可是那一瞬就是永恒。

很巧的是,这次的VISA又是同一天去拿。而且还是周三....顿时勾起我关于水曜的回忆。好像最近终于可以淡忘那个让我挣扎着走过最艰难的日子的A同学了,即使偶尔想起这个韩国GG,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莫名地不安起来。

一年过去,虽然有不少事情差强人意,但我相信我依然每一天都有所进步。一天一点,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所相信的更好的未来,我想这对我来说就是最美好的生活了。

平行線の人生だよ。

今日の電話会議(?)でお父さんこう言ってたの。
「お前の人生はな、ちゃんと計画しないと。仕事でも結婚でも、平行線なんだよ。どっちもキチンとプランしなさい。」
(你的人生不好好计划好可是不行的。工作也好结婚也好,是要平行的。两边都得好好想清楚计划才行。)

由于今天晚上有一年一度的Mardi gras,虽说我反正看过两次了,个人没啥大兴趣,但家里其他几个人都没看过,于是跟大家一起去热闹玩玩。结果今年的parade比往年我所知道的时间还要久些,于是晚上跟家长打电话的时间便推迟了半个钟。
妈妈自然要问去哪里玩了,说是去看同性恋大游行之后,自然得好好解释一番为啥要去看。很费了一番口舌,才让家长接受了这只是一个类似任何其它嘉年华一样的活动罢了。本来袋鼠国对这类issue就比较开放,大家也无非就是都去凑热闹而已,但对于家长这辈人来说,还是有点过激的吧。所以不管怎么说,今天电话里的话题也都绕着“在变成大龄女青年之前一定要结婚!”兜圈子。
好累.....。
妈妈依然对某相亲对象很执着,而我呢,倒是不反感她跟我多提他的相关事情,因为我更加无从了解[苦笑],但问题是她常常引起一些奇怪的对话orz 比如说今天她跟我说她把我的邮箱给了他妈妈,说他妈妈会给我一些找工作的建议。。。。OMG,我本来还在苦恼究竟怎么才能跟他保持联系,现在还要多一个如何才能跟伯母顺利沟通的问题了||||||||

虽说,在信息发达的现在,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比原来容易得多了,可是,这并不是说距离就真正地被缩短了。
我最近对于距离这样东西感到莫名地光火。以至于非常想用一半的寿命去换取一扇随意门——如果能的话。太远了,距离太远了。即使在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耗得起那个时间。或许我应该在六十年后捐资研发瞬移技术。
当年看Never Say Goodbye的时候,有一段歌词让我从心底感动:
[継続下文↓]

悲しい言葉だね。

今日あるうたからこんな歌詞が聞こえた。
♪「恋人のようだね」
=“好像恋人一样呢”


格本身调子很美,词的意境也很好,只是这一句,乍一听觉得忧伤而浪漫,细想来却觉得无奈至憋闷。
“好像恋人一样呢”,就是说,不是恋人,可是,却被当作/自己误解作恋人了。恋人即是相爱的两个人,然而这样子却只是“好像是相爱”,换句话说,并不是相爱的两人。如果是十几岁的未知世事的少年们,那时候或许这样的话也是相应的,因为那时候我们喜欢爱情的感觉多于喜欢对方。可是,现在我已经不是那样的年岁,自然,也就开始觉得这样一句话令人无奈乃至憋闷了。

我一直很无奈,无奈自己的固执,无法忘记十年前那几次“好像恋人一样呢”的场面,无论是并排坐着一起度过的迎新party,还是在舞台正中的聚光灯下的红裙子和他,或者是两个傲娇(啥)的小孩别扭地用全英文来回在铅笔盒里交换纸条(其实已经是整页整页的练习簿撕下来的纸....orz),在电话里尴尬地说着互相不熟悉的话题却始终不挂电话,等等。

一年后回想起来的时候,我哭了。
五年后回想起来的时候,我微笑了。
十年后回想起来的时候,我先不禁地微笑,然后哭得很伤心,跟自己说,再接下来,如果还会回想起来的话,我不希望那时候我是一个人在回想。

つばさとネスト。

つばさがあれば、飛べれる。
ネストがあれば、休める。

其实我每天都会挂念一个人,尽管有近十年没见了,但是或许是习惯或许是强迫症,每天晚上临睡前,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人。想得多了,也就无非是个习惯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可是就是会想。
然而前几天半夜,却在梦中哭醒了。而且是歇斯底里地哭醒了那种,导致第二天上午见到我的人都跟我说“睡觉前不要喝水呀,不然的话....”,我也只好点点头,说以后注意。嗯,如果睡前一点水也没喝,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眼泪了也说不定?

那天晚上梦见的什么,还是记得的。梦境很简单,又是我在自由自在地飞,我很喜欢这样的梦,因为很少能梦见飞,因此每次都记得比较清楚。
可是这次,我飞了很久,很久,却没有地方可以停歇。
远远地,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金融杂志,忽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急切地想要飞过去,落下来,可是他就像航海途中的灯塔一样,看着近,却始终无法接近。
越飞越着急,尽管我有翅膀,能自由地飞,却始终没有可以停栖的巢。

果然,自由与抑制是相辅相成的东西,无论哪方多了,其实都是不平衡的。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