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的後花園

 帝劇花店・後花園バージョン。
 宝塚歌劇、サクラ大戦、遙か、声優、BJD人形。

    本Blog一切内容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当ブログ内に掲載されているすべての内容の無断転載、転用を禁止します。
個人Data

花

Author:花
本店店長です。よろしくッ!

友BLOG募集中(Click!)
→雑談・魚・萌えモエ用スレ



よし玉


雄兔脚撲朔 雌兔眼迷離
双兔傍地走 安能辨我是雄雌



訪客数

同じIPの連続Hitならカンウトされてないよ



迷惑していますっ!

    「このブログ、読めないのよ?!
    どうして漢字イッパイなの?」
    こんな疑問を持っていますか、お客様。

    時々日本語も使っていますが、
    当ブログは中国語メインですので、
    大変ご迷惑を掛けまして
    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m(_ _)m



最近訪客留言



最近的内容



日暦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按月査看



全部記事標題LIST

LIST ALL TITLES



内容分類



分類説明

  • Whatever: 日常生活
  • A'Live: 生活見聞
  • Sakura: サクラ大戦・櫻大戦
  • Takarazuka: 宝塚歌劇団
  • Haruka: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
  • Musou: 三国無双・戦国無双
  • Naozumi: 高橋直純
  • Akira: 石田彰
  • Seiyu: 声優
  • Dolls: BJD人形
  • Photographie: 風景写真
  • Pet-Marutama: ↑那隻長耳家伙



東張西望



花店文化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心の置き場所

あらかじめ「お久しぶりです」でも言わさせて下さいね。


仔细看看,自10年8月回国之后,fc2就一直处于被墙状态,就再也不曾更新。当然,翻墙什么的对我来说并无困难,只是,无心翻墙;同样,网络日新月异,立即就有了新欢微博,更让我不再时常记挂着要来后花园分享些什么琐碎新鲜。从个人网站到微博,信息变得越来越断片化,分享速度越来越快,简而言之,快餐化了的网络。即使坐下来,静静地写出很多的文字,也不得不用长微博的形式去分享,就好像M记划出了一角,说,我们这儿是预约制的只给VIP提供传统法式西餐的地方,一样。

可是,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再也没有像这样的角落,可以让我写些内心深处的独白。不希望别人看到,可是心里某个角落却极其渴望(不要)被关心我的人看到的心情。喵如果看到了,必定是苦笑长叹一口气,说,你真纠结。

是啊,虽然学着变得干脆,也有所进步,但到了某些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折磨自己。
可是,这就是我啊。

这次回来办事的三周时间,当然是打好了余量的,如果能提前把事情都办好,那么就有一周完全自由的时间重新认识这个国家和自己。如今已经马上就两周了,事情也进展得还顺利,而事实上虽然这段时间一如我所预料,并不能完全地放松享受这边的阳光和空气,但还是很开心的日子。游泳,羽毛球,看电影,朋友又带着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都是挺好的妹子。刚刚给爹短信报告的时候,说,“(虽然没有你们盼望的男生)”,内心是真的很愧疚的。我事实上也很渴望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依靠他的肩膀,只是到现在,我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想要找怎样的一个人。

写到这里,bgm随机地播起那首五年前曾不断循环,让我彻夜流泪的歌。还是忍不住掉泪了,可是这次清楚地意识到,这泪水是为了当时那个一厢情愿的傻孩子——我自己而流。因为这次回来,已经清楚地知道了那个游戏的真·结局。是的,与其说是故事,始终觉得那是一场游戏。在恋爱养成的游戏中,我全无攻略,做出的选择也无法S/L,就这样一路到了最后,也因为把那游戏束之高阁而始终不愿意知道最后的结局。A和マーちゃん过得并不幸福,即使结婚了,即使有了孩子,即使又过了这五年。而我这五年,回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微笑的五年,可以肯定地说,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幸福啊,各种回忆历数家珍。但是幸福这东西,是不能比较的,我永远也不会体会到マーちゃん曾经的幸福与现在的不幸,因为我不是她。我就是我。这个现实一直没有改变。
唯一与五年前不同的是,我不再渴望去体验她的幸福。——当然,她现在的幸福或许少于不幸,不可否认这是一部分原因。但我想更重要的是,我在这五年之中,开始学会思考我想要的是什么。
与此同时,的确会有点想要祭奠那个曾经挂着「風まかせ浪人」的招牌随心活着的孩子。我曾经多么喜欢那个签名啊,十年不变。

这次回来住在一个朋友家,本来五年前是一直在犹疑能否当她是朋友的,这次回来再次确认确实是个朋友,让我很开心。所以当年那些事情,就随风去吧,人总是有黑历史的,不是吗。至少我现在多了一个朋友,毕竟我对朋友的定义还是很严格的。朋友又带着我认识了她别的朋友,各种妹子,多数是小我们好几岁的,也有差不多年龄的。
妹子B,年纪相仿,来袋鼠国也有十余年,然而至今仍在为PR挣扎,说起当年在学校的各种血泪史,她无奈唏嘘了一下,立刻又恢复爽朗的笑容。C的前男友,一个咖喱国人,依然与她同居中,因为办理PR办理到一半呢,尽管那人已经有了一个韩裔新女友;但至少,这比逼她去考第N次雅思来得简单。C一直在咖啡店辗转,可以说是专业的侍应生了吧,招牌的笑容和自然的搭讪问候,无处不透出服务业的气息。她努力地在假日也为曾无私资助了她很多的前老板打工,在那间几十年的子承父业的小咖啡店里,我看到的是一个在异国他乡为了家人面前的自尊而独自打拼的倔强女孩的背影。
妹子M,85后,有着异于一般摩羯座的活泼,时不时都忽然很high,也不知是我那个朋友的母性勾起了这妹子的童心和依恋还是怎么,总之在朋友面前这妹子总是很欢歌笑语的模样。不过内在的感情依然纤细,而且不易被人觉察(只是遇到我们这些敏感过度的巨蟹们,再小的心思也是无处可藏的)。朝鲜语母语的她,从一开始认识就叫着要找到一个男朋友,看她笑起来弯弯的桃花眼,和口无遮拦的烂漫,我觉得其实不会超过半年就会有男朋友吧。名校毕业,又修了翻译,韩中英都很好的年轻活泼妹子,让人羡慕。不过由于屡次雅思未过,M还在和为了解消雅思N次未过的压力而吃出来的体重奋斗。大约这是她目前最大的心病。
妹子X,91年的妹子啊啊啊。也是朝鲜族的,确实也可以从面相上看出来。直爽而体贴,打得一手好羽毛球,绝对是运动系。如果我有个妹妹的话,希望就是这样一个妹妹吧。她因为还在读预科,对将来充满了迷茫,于是跟我咨询了好多关于专业和工作的事情。虽然她也有在韩国化妆品店里打工,但始终对于社会上的工作了解不多。X羞赧地坦言自己很懒很笨,但又清楚地意识到必须有所长才能生存下去。我心想,这么成熟的90后妹子,已经打着灯笼难找了,人家还觉得自己又懒又笨呢。
妹子E,目前在所有妹子里应该是最顺利的一个,学校也毕业了,雅思也过了,PR也递上去了,只是和我一样,在等而已。不过正因为如此,我也能体会她那份等待的心情。等待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状态,可是我们有时候不得不等待,顶多在其间积极地做些别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E清秀漂亮,活泼善言,属于不论男女都会受欢迎的类型,确实也看得出她交友甚广。有时候很好奇,她的烦恼是什么呢……?因为她几乎不谈自己的事情。

这一群妹子的共同点就是:无男友。
是啊,如果有男朋友了,大概也就不会这样除了打工的日子以外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没心没肺地到处玩了吧?
妹子B说,她这样强的个性,没办法和中国男人交往,所以一直是找咖喱国/其它国的男友。
妹子M说,她要求不高,对她好,性格善良,勤快就好。想想她在外吃饭从不剩下,就算多出来的也要打包而且当晚就当夜宵吃掉的个性,如果是符合她外貌要求的经济适用男或许还真是蛮好的。
妹子X说,她不介意比她大十岁的,算算看,比她大十岁也无非是我的同龄人,不禁让我内牛满面。事实上看她似乎也很为大叔动心,或许是内心深处想弥补小时缺乏的父爱吧。

我一边习惯性地帮她们参考找什么样的男朋友,一边默默地想,我自己还没一撇呢。
朋友的男朋友也是我介绍给她的,虽然我不知道现在对她来说要不要加个“前”字,因为距离那个男生回国也有快两年了。她的项链吊坠里还是两人的合照,可是她慢慢道来的故事里,充满了怀念的味道。
在我看来还蛮般配的两人,却在见了家长后产生了各种间隙……世事难料。两年多前她凌晨爬起来去机场送别我,临别拥抱时,我对她说,觉得好就结婚吧。她低头笑了一下,说,觉得还不到那个地步。现在似乎变得更加渺茫了吧。

回去的这两年,我也经历了不少。相亲也相了好几个,正式谈也谈了,只是,戏剧永远出自于生活。去年生日那天,我终于对自己过去二十年的煞笔单思说了再见,彻底放下了那个人。我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人对我其实看得很清楚,这或许他唯一对我的好了。“其实你并不喜欢我”。是的,我没有走出自己假设的幻象,始终在他身上寻找自己的梦想而已。所以我看到他的脸,反而是发自内心的违和感塞满胸腔,找不到一丝感动,哪怕是看到相片,也只看到自己十几年青春的痛苦单思痕迹,所以才感动。
都不是为了这个人本身。

隔了二十年重新认识这个人,知道他的心思只在工作,锻炼是为了更好地工作,买房成家也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女人对他来说只是抱枕。且还要务实、对他没有什么要求的抱枕。
二十年前和十几年前,我曾经痛哭地对自己说,因为你不够好,所以你输给了她,他喜欢的是九十分的她。他说你只能打七十五分。
如今的我,是多少分?我没有问。因为不管多少分,我也都不在乎了……。
外人看来,我或许已经是足以般配他的一百分满分,但,他不知何时起,已经是我眼里的零分。因为他不在乎我啊,别人眼里我们父母眼里看到的双百分又有何意义呢。

喵说,挺好的。
我说,是啊。
喵说,因为你放下了。
在感情里,最可怕的不是被甩了,被骗了,或者你对于甩了别人骗了别人而愧疚,而是:放不下。
放不下,是一种慢性毒药,整个人生都被它慢慢浸染,从毛细血管起一直到心脏。结果一直到临死了,心里还会惦记着一个影子。
多可怕……!
所以,在这一层上,我想我应该庆幸已经把这个感情的恶性肿瘤切除了。

我的这段延续了二十年的初恋,到底是我主动地再次开始,又由自己主动斩断,挺好的。
现在唯一需要记住的,就是两年前约他出来见面,准备说一句“我曾经很喜欢你”然后彻底告别,却在他眼里看到了爱情火花劈啪的那一瞬间吧。语无伦次手都在抖的他和淡定自若仿佛只是面试候选人的我,完全回到了小六那年彼此竞争成绩第一名的童年时光。
不到半年的交往,也就剩下这一刻才是最真的,其他的,不是他的伪装就是我在演戏。

在放下了这个人之后,我就像是放下了半生的负担一样,身体轻飘得不真实。这么多年了,这个人如影随形,已经是脑海里固定的风景。所以我实际上现在追寻的又是什么?

没有人。
Nobody.
I am alone.

也不知道是哪天,忽然意识到一个存在。这家伙……其实在我的生命里已经存在了好久吧。只是习惯了这样一个存在,所以习惯性地无视了他。我对自己寻找的依靠虽然标准不明,但总有一些历史悠久的条条框框,比如,不能抽烟,不能是秃头或者有秃头倾向的,不能交往过超过三个女朋友的,要在国外生活过的。然后,由于此人条条中枪,所以从来就当他是另一个list上的人。

大概是吸引定律作怪?符合我各种“不能是”要求的这个人总是在身边,不,确切是他的思维电波总是在我周围漂浮。算下来,距离上次见面也有快一年,但,似乎觉得从没断过联系。网络真是改变生活的发明啊。

也不知道是哪天,忽然发现我慢慢地被他影响了,他给我的建议也好,他提起的事物也好,都下意识地去尝试。大多时候觉得他有趣,所以他关注的东西应该也是有趣的,所以就去看看。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吧。而他也时不时给我些建议,讨论些话题,说他的观点。其实仔细想想,他对我的事情,知道得太多了,或许仅次于喵。因为这些年,什么都跟他说了。从高二交往第一个男朋友起,他就是近乎心理医生的存在。在各种尴尬的时刻,也都在我身边解救了我。借酒发泄的那晚,他傻不啦叽把胸口借给我枕了半晚,之后还抱怨都压麻了。我穿着自以为很可爱的短裙准备跟心仪的人告白的party夜晚,别人都说搭配得有点奇怪的时候,他莫名地笑笑说,唷,好性感。

或许那些都是无心的话,因为他似乎一直这样没心没肺的。因为我一直清楚地记得,他的一句话曾经深深地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初一时还是丑小鸭的我,向同桌的他借文具,他哼哼鼻子说,干吗要借你啊,然后转头把文具借给了他另一边的同桌,那个他暗恋了三年一直到高一才敢告白的女生。
那一句话,伤了我四年。一直到交了第一个男朋友才被治愈。谁知道阴差阳错,交第一个男友那年跟他又被分在一个班,还坐在一起,组成了不爱学习四人小组。

刚刚出国那段时间,跟第二个男朋友也分了,莫名地对心理医生很依赖。或许年轻的孩子心里总要放一个人才能够坚强吧。平生第一笔打工攒下的钱,全数拿来买了他一直念叨的游戏,而且还买错了版本。怀着感激的心情带回去给了他,他也只是低头看看袋子里,然后哦了一声,说了一句どうも。

之后似乎就相安无事地过了这许多年,在网上互相戳,抬杠,嬉笑,一直到现在。

都有宅爱好,各种ACG都染指,都是吃货,看见说哪儿好吃就跑去验货,都萌猫,骨子里都有些阴暗的地方但又渴望生活中充满光明希望和欢乐于是颇为纠结,大概也就只有这些共同点了吧……。对于我希望能够一起生活的人的要求来说,这些也算是三观的表象了吧。而且和他聊着,感觉很多事情是可以讨论的,是可以商量的,会觉得他说的挺对的。
只是我列为四禁的那子弹眼儿都还在。毕业之后似乎就继承了他爹的家业,感情史倒是差不多在断续的聊天中跟我都说了。上次见面的时候,烟也还是开车时都要抽的。那个日益前秃的脑门儿,每次看着都忍不住想笑。而且他的脸全然不是我喜欢的狐狸脸类型,虽说看多了的脸也早已习惯了,无法列入外貌评比范围。

他一直玩笑说要我给他介绍妹子,就没停过,每次聊起来总会提到他缺妹子。直到几天前,我惯性地戏谑了一句,您周围那么多妹子围着转,还缺妹子啊。他回说,哦,不缺了,就是还没炖上,在铺煤气管道呢。我的大脑空白了几秒,然后冷静地回说,嗯下手要稳狠准。之后他就说要去接妹子了。我再次空白了几秒之后又冷静地回,嗯慢走。

早该预料到的啊,他之前交往了好几个,从上一任分了空白到现在都两年多了。

且,这与我应该无关吧。
但为什么大脑空白的那几秒,心里痛了呢?
因为我又傻了吧,心理医生是很容易让人依赖的……。但没人规定心理医生必须是单身啊。

喜欢就说喜欢吧。
以他的个性,女生主动表白应该也是可行的。我瞬间那么想了。
可是立刻就把这想法嚼碎咽了。

他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而他要找的妹子不会是我,他说看眼缘,毕竟他看我也看了十几年,尖的看不成圆的,上次还专门让我看电视节目里他喜欢的类型,虽然到底没看到。
近一年没见面了,我们无非是彼此无聊的时候想起对方于是瞎聊一通打发时间。想太多是我的习惯。
如果不能再这样肆无忌惮地跟他吐槽心事,不能这样轻松地聊天,连朋友都不能做的话,对我来说是无法扔出去的筹码。上次充满感激的礼物无非是个礼物,他也很好地处理了那段插曲,把它忘记了呢。同样的事情不应该再发生一遍。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开不了口。

一旦改变了现状,就没有现在这样时不时的会心一笑了吧。就没办法开心地去尝试他说起的事物了吧。就不会被他佯怒笑骂了吧。就不会看到他傻逼模样的相片哈哈大笑了吧。。。。

所以这点小小的心思,不如埋在后花园的角落,慢慢随土化了,或许有朝一日,会开出美丽的花。

私のことをすべて分かってくれるあなたこそ、心の鍵です。これからも大切にしますから、さよなら。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hanaya4.blog35.fc2.com/tb.php/461-09c8dea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